Lausanne

这里洛洛小白熊
吸卷老师吸包吸一美/盾冬/EC/胶带分装明信片/业余刻碟
欢迎找我玩
要看文的请搜我ID的tag:)

我可能不会填坑

以后写EC小甜饼

短篇居多

高三了:)

【EC】狐仙大人

这文风太有特色啦

Everlover:

    村西老万头家到我家,一共23步。
    老万头好酒,好烟,好下棋,每次多喝两杯或者想到一步好棋,眼睛就会亮的吓人,“嚯”地把牙床子翻出来,两排牙“咯吱咯吱”地磨在一起,叫一声:“得罪!”手腕翻飞,只消落二三子,对弈之人就面如土色,体如筛糠,只得连连告饶,老万头却不理会,把牙逼近了问,“服不服?你是服还是不服?”
    对方点头如捣蒜,“服!我服!当然服!!”
    “叫爷!”
     “爷!万爷!”
     “叫万磁王万岁!”
      “万磁王万岁!”
      “叫万磁王万岁万万岁!”
    “艾瑞克——”总有人看不下去。
     “你赶紧滚!”老万头朝那人龇牙,一边把他推出去,一边忙不迭的答应着往屋里飞,“查查,我这就来,睡觉睡得累坏了吧,快去歇歇,跟你说我马上回来……”
     查尔斯在假寐,只露尻尾。
     老万头小心翼翼地踮起脚,把他的尾巴塞进棉被,悄悄摸了一把自己的荷包。
    “你的铺盖在箱子里,屋顶风大。”查尔斯忽然出了声,着实吓得他不轻,正想分辨他什么都没干,查尔斯坐了起来,似笑非笑,“你知道我是狐仙吧?”
    “我……我知道。”
     “很好,那知道你现在该做什么了吧?”
     老万头恋恋不舍地拖着步子到箱子边,扯出一条被子,偷偷看了一眼查尔斯,瞅准机会,一头栽进查尔斯怀里,磨蹭着他的胸口,“查查……”
    查尔斯不为所动,“这是我玩剩下的……”
     老万头身子一僵,眨了眨眼睛,“我还记得你上次这么干是因为偷吃了邻居家的鸡。”
    “……下不为例。”
     老万头的狐仙大人不是本地狐,他操的那一口苏格兰话,上山和纽约狐交流成精心得,把美洲狮召了来。
     老万头是看了新闻才去英雄救的美,当时只见自家狐仙跑在前面,美洲狮在后面撵着追,身边还伴着四只英国狐翻译,只留下纽约狐在那里全程目瞪口呆,疯狂摇头。
     回来以后,狐仙大人三天没出门,每天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水米不进,不言不语。
     老万头被迫冒着危险去黑市买了两只野鸡,然而狐仙大人看都不看一眼。老万头和村口开旅店的小姨子瑞雯说了一下情况,瑞雯神秘一笑,“包在我身上。”
     第二天,老万头强拖着狐仙起来看新闻,狐仙开始并不在意,直到那只日本赤狐出现,和那只美洲狮交谈,四个翻译自杀了。
     狐仙大人看了看天,蓝汪汪,亮晶晶,一个小翻身坐在饭桌旁,“老万,上菜!”
    老万龇牙,露出两排东北大板,“好嘞~”
    我和老万头其实并不太熟,只有去狐仙大人家上课才能见到他。狐仙大人亲切地说,“放心,放宽心,我是不会动你的。”
    我感激涕零。
    狐仙大人外号教授,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最远有南非的水蜜桃精以及西伯利亚的李子精。
    狐仙大人很喜欢讲狐狸偷葡萄的故事,“小狐狸饿着肚子,狐狸妈妈看来看去,村口那家的葡萄紫嘟嘟的挂在藤上,可是那家却有一个顽劣的小男孩,但狐狸妈妈依然冒险跳了起来,没有成功,差那么一点,又跳了起来,还是差那么一点,后来——”
    甘草精举起了手,“后来狐狸妈妈摘到了葡萄,和小狐狸饱餐了一顿,对吗?”
     狐仙大人摇了摇头,看向了我。
     我站了起来,“后来,狐狸妈妈出去了没有再回来,小狐狸等了很久很久,终于他意识到母亲可能不会再回来了。直到有一天,他鼓起勇气走到村口,发现村口的路边长出了一颗葡萄树,上面挂满了葡萄。他就知道,这是妈妈留给他最后的,也是最好的东西。”
     狐仙大人站了起来,“不对,故事不是在村口,而是在村西。你说对吗,葡萄?”
     他自顾自地说,“怎么可能是艾瑞克呢?他才28岁,不是他,不是他,一定不是他……”
    
   

!!!!!!!!!!

火之礼赞:

(○o○)超萌对不对?

狼叔太可怜了一直被挂电话

大力:

终于满足了自己一个脑洞x……就,老梗,老梗……

以为挺简单的,没想到弄了好久……otz

乳此沉重
我不要了离婚吧
变种鹅如此说道

SILENCE★:

啊,这沉重的爱。
#鹅与鸽#

第一张……爸爸我不认识你啊😂😂😂😂😂

Winter Dumpling:

🔸玩梗合集
好像混入了一个博士

(* ̄︶ ̄*)

赤兔酱:

玩梗【
其实,2p本来想加一句“erik 笑一个”
但是觉得太贱贱的了 【等等
大早上玩梗真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