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ne

前卫党/金州勇士队/Jesse Eisenberg/Sebastian Stan/盾冬/胶带分装/明信片/业余刻碟
欢迎找我玩

(* ̄︶ ̄*)

赤兔酱:

玩梗【
其实,2p本来想加一句“erik 笑一个”
但是觉得太贱贱的了 【等等
大早上玩梗真的冷!!!!!!

星辰Alex:

脑洞大开把叉汉子代入了东京电视台版简历……包含EC、狼队、天使夜、冰火、牌快、AH和孤零零的天启老爹。以及最后一张是微博上的原图。
祝食用愉快!!!
哈哈哈哈哈哈我明天就期末考试了然而我傻到P了一个下午的图😂 相信我成绩出来后一定辣眼睛。。。
不管怎样还是偷偷地求考好吧~


考完试成绩出来后再补一句:其实我考得挺好的,年级第六耶

买个泥头
服气服气

大卷心菜儿:

·刷知乎的时候再一次看到了东京电视台的那个梗,于是手痒做了几张图

·听说我上次更的微信体虐到了乡亲们

·于是深夜放点小甜饼

·p9是大噶心心念念的紫甘蓝

·p10是我的心声

·这大概是我开学前最后一次更新

·晚安大噶~

·我跟你们港,图是手机做的,渣,你萌凑合看看就好了。

·我再跟你们港,他们的名字我是有可能拼错的,不接受“lo主英语好差”的批评

·我英语差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摩城魅影:

全是练臀大肌和腿的我的妈!
表示这几个动作分分钟让人崩溃啊((٩(//̀Д/́/)۶))

3號店:

170712 Don的視頻

我应该如何赞美

摩城魅影:

我的神啊……我的神……
我的天使长,我的金发雄魂,我的Alpha帝王,我的九界至尊……

小熊先森_X:

海总生日快乐呀!(原图已裁 为了让小图状态时海总的脑袋不被削掉一半 为了找这套高清无水印大图 我翻了一个多小时 堪称费尽心机 我能保证再也没有比这质量更高的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口罩:

我和 @兔Pi酱 又……


这次的主题叫《他们为什么没有对象……》


灵感来源于wb上的他们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系列访谈

天哪

Z:

A promo photo and letter from 1996. That’s not what I expected his handwriting to look like.












1996年蜀黍写给粉丝的明信片!还有签名照!真迹啊!!( ⊙ o ⊙ )








内容真挚暖心,笔体好像还是花体,蜀黍你还练过书法啊?!~(≧▽≦)/~








我越来越爱蜀黍了,他带给我各种正能量!(˘❥˘)

Reflektionen

倒影

 

 

冬兵人个向  模糊的HE

假如没有队三    假如尘封的记忆能够释放

时间在队二之前   成为冬兵之后

很主观很emo  记忆碎片  一些破碎的辞藻

有些像梦呓  有歌词融入

 

写于3个月前某个深夜 属于有底稿的赶制作品(由于老师不在别的老师代课 不知道具体上交时间) 并有字数限制

现在一看还是有很多修饰不到位太过仓促了

侥幸获得Z省叶圣陶杯三等奖   一行还能写进毕业档案的字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吧

 

 

BGM风格:德国哲学旋律黑/后黑 属于黑金属旋律化的现代分支 

此乐队擅长运用耳语 乐器是标配的电声乐队 当然也是有嘶吼的  但是不同的是  这是一种美好富有诗意的嘶吼

如果不能接受请勿强求

 


BGM时长约12min 请配着BGM看文 否则效果会大打折扣

 

 

(音乐上,乐队致力于发布黑金属并提供了非常不同的元素,例如耳语,干净的吉他和限制的侧面打击,以及严酷的声乐,扭曲的颤音拾音和爆击。)翻译自官网

 

团名应该是Träumen von Aurora

云村一直没改过来虽然我反馈了很多次:(

虾米上团名是对的但是这首最棒的下架了

我是这个团团吹

 

 

 

 

 

Reflektionen      倒影

正文:

 

 

稀松平常的任务,无聊的任务内容。轻而易举地一击致命。无趣,也不思考什么。人生空白如纸,却被肮脏的鲜血浸染成无法褪去的暗红。

 

偶然路过一个水洼,低洼处吸收了不散的阴雨,在久违的阳光慢慢缩小疆域。偶然看见浑浊的雨水中的倒影――那不是自己!冬兵下意识碰了碰腰间的枪,又握紧那把自己钟爱的匕首,恐惧感从脚底滋生。在下一秒钟,刚才倒影中戴着军帽、温润微笑着的年轻男人的脸不见了,映射出的是冬兵未经打理的长发和胡须。如同幻觉的画面,思绪模糊不清,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小酒馆中慵懒的爵士乐毫无征兆地在大脑中流畅地播放。不,这不该出现。年轻男人的眉眼清秀,笑靥如花,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冬兵把头抬起,望向钢铁森林般的城市低空,时间似乎在他的时空静滞了几秒,也许更长,近乎一个虚幻荒诞的梦。

 

或许是倦了。任务结束后,自己作为一件武器,应该被放回冰冻舱中继续冰冻。那不算真正的休息,那是噩梦的温床,是梦魇侵袭的凛冬,滋生恐惧,坠入无底的深渊,重复轮回,没有尽头。

 

我应该好好睡一觉,冬兵想着。

 

他走向安全屋,那是某间不起眼的公寓。独自行动的日子不多,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放任自己胡思乱想。记忆侵袭,毁灭意志,可怕至极。但更可怕的是,浩瀚的记忆之海,竟空荡无物。认知似乎是自己创造的珍贵幻觉,出了一个代号,冬兵别无所有。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机械手臂可不是常人能拥有的,他是一件武器。但完好无损、健壮的右臂和时常的痛感却告诉他,他也是人类。

 

一坐下,便能让时间在转眼间消逝。双眼无神,空洞的景象,独立于门廊,玻璃杯冰冻手心。一片空白,努力回忆。傍晚的庭院,听风的演奏。夜晚闪烁的远光灯,朦胧苍白的呓语。

半掩的窗帘处透过暗淡的路灯黄光,低头,凝视水杯。强大的夜视能力让冬兵能看清黑暗中的事物,他没有开灯。

 

这次所看到的,是比幻觉更漫长的景象。倒影浮现在浅浅的水中,清晰可见年轻军人头顶上军帽倾斜的角度与他嘴角的弧度。明亮的双眼,干净的下颚与脸颊。相似度近乎百分之百。冬兵瞪圆双眼,惊恐却小心翼翼地摇晃着水面,倒影未曾消散。咔的一声,玻璃杯碎裂在地,冰凉的液体渗入衣物,同样冰凉的液体划过脸颊,落进胡须中。暮色氤氲,凉风自寂静吹来,幻想闪烁的阴影,似乎能唤醒每个古老的梦。

 

冬兵难以置信地抹去眼角的液体,仅有的单薄记忆中,干涩的眼未曾流过泪,甚至在自己中了五颗子弹后,亲手挖出之时。

 

不能否认自己做过的事,不能明白自己为何活着。

 

唯一能回顾往事的记忆却是苍白无力的,真的如此吧。

 

一切都不对劲。自从那倒影出现之时,冬兵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中。这一切都逼迫着他去逼问自己最简单的问题:我是谁?

 

或者却如同不存在,悲伤却不知如何表达。太多未解之谜,只有在这一晚才能悉数破解。也许仅此一晚。

 

沉默,无声的浪潮。寂静,蕴藏奥妙的思索。

 

表面之下,暗藏天机。寻找自己。

 

陷阱之底,明知却进。寻找回忆。

 

疼痛席卷全身,颤抖。无力地垂下头,汗珠滑落。回忆吞噬一切。救赎之路的明灯,在此刻被点燃。这里不再黑暗。

 

一个名字。冬兵疼痛得蜷缩在地上,并不过于强烈的灯光笼罩他的全身,此刻他活在光芒下。

史蒂夫。

 

史蒂夫是谁?

 

家乡。小巷。参军。未来世界。咆哮突击队。

 

血清。武器。士兵。国家。服从。任务。

 

碎片式的词汇从某个裂缝中疯狂地蹦出,无法止住,如不止的血流倾泻,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火山在休眠七十年后终于爆发,熔岩的温度灼烧心脏,蒸干无意识滑落的泪水。

 

冲破桎梏,终会逃脱牢笼。冬兵冲向洗手台,疯狂地用小刀割着丛杂的胡须和头发,细密的血珠渗出,也浑然不知。他又捧起一抔水此刻,倒影与自己完完全全地重合了。眼神和笑容无法改变。更多的记忆片段疯狂涌上来,涨潮般地拍打着岸头,涟漪早已变为巨大的波澜,演化为巨大的海啸。

 

倒影中短发的军人,就是刚刚参军的自己。真相便如此般。

 

久远的时光未褪尽其华,金色水晶般的倒影。

 

真相就在眼前。

 

史蒂夫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在冬兵眼中,史蒂夫逐渐从体弱多病的男孩成长为肩负国家使命的战士。但这一切久已逝去。

 

掉下与纳粹战斗的火车,为国捐躯的自己,如今却站在这里,努力回忆,与命运抗争。

 

记忆之海波涛汹涌,在这以前,活下去与死亡无异。无数个夜晚的逃离,梦想着明日的朝霞,并在梦中获得永恒,永恒的未知和痛苦。倒影中的景象,鲜活的回忆,是一个世界的暖光,蕴藏着太多昔日的生命之谜。

 

我认识他。我记得所有人。

 

每一个漫漫长夜,都是一场激烈的自我抗争,就在今夜,残酷的回忆却是无比的美好。

 

今夜所思,依旧漫长。未来之光,悉数绽放。

 

倒影将不复存在,那是我本来的模样。从现在开始,我与倒影重合为全新的自我,过去与未来的无限可能交织融合。冬兵想着。

 

生命将重新开始。

 

冬兵整理好战术背包,捏碎了汇报任务的通讯器。

 

 

 

Fin